2020年06月03日
站点公告:
首页 > 文化体育 > 正文

烟花二月祭
2020-02-29 12:46:26   来源:王红梅   

摘要:晚饭后,步行外出采购牛奶和香菜。照旧戴着口罩,穿得厚厚的,虽然我所居住的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康巴什地区不曾有过病例,但在这样的关键阶段,防患于未然总好过麻痹大意。昔日冷清的大街,依旧寂寥冷清,只是比几天前,多了几个遛狗的人。迎接新年的灯笼、花灯,还在寂寂发光,每每望去,让人倍感凄清。蓦然间,前面小区的上空升腾起几朵大大的烟花,伴随着砰砰的响声划破长空。虽然只是普普通通的几朵,可在我心里,还是好过这过
晚饭后,步行外出采购牛奶和香菜。照旧戴着口罩,穿得厚厚的,虽然我所居住的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康巴什地区不曾有过病例,但在这样的关键阶段,防患于未然总好过麻痹大意。

昔日冷清的大街,依旧寂寥冷清,只是比几天前,多了几个遛狗的人。迎接新年的灯笼、花灯,还在寂寂发光,每每望去,让人倍感凄清。蓦然间,前面小区的上空升腾起几朵大大的烟花,伴随着“砰砰”的响声划破长空。虽然只是普普通通的几朵,可在我心里,还是好过这过分的静寂。虽然我不太喜欢热闹,但新年的气氛显得过于空空寂寂,终归是少了一点气场。

仿佛一切都停滞了,街道、新年、夜色一成不变,甚至在冬天里说过的话也被冻成了冰,走过的路再没有延伸。唯一流逝的,只有静悄悄的时间,静悄悄的空气,还有我们无法阻挡的年轮。或者,一切都在寂静的覆盖之下发生着变化,比如,春天已来,冰雪消融,草木发芽,还有一些事物,正在赶往春天的路上。没有改变的,恐怕只是一些在经历这场浩劫之后的人,他们没有记忆,没有思想,没有知觉,会继续以往的继续——包括语言、思维、心理以及生活习惯、处世态度。

茫茫夜色中,抬头仰望星空,头顶空空如许。个体的渺小与微不足道,如宇宙中若隐若现的星辰,诚如作家白落梅所言,即使是名垂青史的封建帝王,留在后人记忆中的也是屈指可数,浮华名利不过过眼云烟尔。

小区门口堵卡点上的工作人员依然认真工作,较几日前不同的是,外出时不必刷脸也不必再测量体温。只要入内时履行完这些程序身体无异常即可。在正月初五开始的正常工作日内,我天天出入小区,早已与工作人员混个脸熟,一位皮肤比较黑的男子每次给我测体温时都会客气地打招呼,我见他们时也会发自内心地道声辛苦,非常时期非常体谅也是一个公民应尽的职责。

上周已是我在新春之后的第二次值班,日日深夜晚归,到家时小区唯一开放的入口也已封闭,相信我是最后一个星月夜归人。每到小区门口,我都会轻轻按一下车喇叭,小区堵卡点的两位保安总是过一小会儿才能出来,大概是在穿戴,我再下车刷脸,再上手写登记。他们有时会问一句:你上班啊!对深夜晚归带给别人的打扰,我隐隐有些不安和歉意。

近期也读了许多来自疫情一线的文章,其中有一则来自《钱江晚报》的新闻,受访者是一位支援武汉的杭州医生,她说,在整个医疗阵地几乎无暇歇息,一天下来不敢脱防护服渴着饿着都是正常的。还有一则是一位武汉被感染医生的自述,从发现被感染到联系住院的过程简直就是人生的一次坍塌,新冠肺炎的发病之快会让一个人瞬间有气无力直面生死,好在她已康复痊愈,令人感动的是她很快奔赴前线履行职责。再有,那位年仅29岁的医生,在即将登上婚礼殿堂的日子里却带着年轻的遗憾离开了。还有一位医生的临终遗言:我的遗体捐献给国家,我老婆呢……是啊,逝者已去,生者坚强。一个又一个悲壮的故事,让人不忍细读细想,还记得在一个短视频中,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子,在隔离病房隔着窗子伸出双臂,让医生抱抱,看护医生转身拭泪……写到这里,我无法克制自己不落泪,不为歌颂,而是情不自禁。

远隔千山万水,祈福武汉。

上一篇:荆蒙心连心 《人民战“疫”》聚焦草原“逆行者”
下一篇:澳大利亚奥委会:“无法集结”队伍参与今夏奥运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