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2日
站点公告:
首页 > 环球旅游 > 正文

2018,欧美旅行家去哪儿?
2018-02-17 03:36:49   

摘要:2018年第一季度将开放旅行签证的沙特;穆加贝下台后的津巴布韦;玻利维亚……巴基斯坦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巴基斯坦在很多人心中一直是恐怖主义和动乱的代名词——正是在这里,奥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被刺杀,马拉拉•尤萨夫扎伊(Malala Yousafzai)被枪击,还有数位准备挑战海拔8000米高峰的登山者在他们的帐篷里被谋杀。但过去三年中,治安形势的改善出人意料地促使旅游业开
2018年第一季度将开放旅行签证的沙特;穆加贝下台后的津巴布韦;玻利维亚……


巴基斯坦

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巴基斯坦在很多人心中一直是恐怖主义和动乱的代名词——正是在这里,奥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被刺杀,马拉拉•尤萨夫扎伊(Malala Yousafzai)被枪击,还有数位准备挑战海拔8000米高峰的登山者在他们的帐篷里被谋杀。但过去三年中,治安形势的改善出人意料地促使旅游业开始升温。“虽然我相信这会让某些人大吃一惊,我们已经开始看到巴基斯坦旅游业的显著增长。”Wild Frontiers旅行社的强尼•贝尔比(Jonny Bealby)说。2017年通过贝尔比的公司前往巴基斯坦旅行的客户人数较上年增长了55%,目前预订行程的客户人数则较12个月前增长超过100%。2015年,英国外交部(UK Foreign and Commonwealth Office)降低了对民众前往巴基斯坦北部广阔山区旅行的警告级别,巴基斯坦国有企业巴基斯坦旅游发展公司(Pakistan Tourism Development Corporation)提供的数据显示,自2015年以来访问该国的游客总人数已增长两倍,2017年达到175万人。

宣传推广活动——包括在伦敦的巴士车身上张贴巴基斯坦风光图片——以及2017年纪念巴基斯坦建国70周年的庆祝活动,都促进了巴基斯坦国家形象的提升。巴基斯坦国内的道路交通也有所改善,包括重新铺建了著名的喀喇昆仑公路(Karakoram Highway)的大量路段,巴基斯坦国内航线的数量也有所增加。

贝尔比表示:“当然,我明白巴基斯坦仍有很长的路要走,才有可能重新吸引到与911事件发生前同等数量的探险游客,但毫无疑问的是事情正向好的方向发展。”

津巴布韦

“随着穆加贝(Mugabe)的下台以及一股乐观情绪的兴起(不论这种乐观有无根据),不少度假屋重新开始营业,新一批旅行向导也回到了这里。“伦敦旅行社Cazenove+Loyd的斯托弗•维尔默特-西特韦尔(Christopher Wilmot-Sitwell)表示。“津巴布韦一直有着壮丽的自然风景和令人惊叹的野生动物观赏资源,现在这里的人民想要再次展示这些瑰宝,他们应当得到全世界的支持。”

事实上,津巴布韦的游客人数自2012年以来一直增长缓慢,2016年较上年增长5%,达到217万人(不过其中来自欧洲的游客人数——2016年为137,183人——仍不及1999年欧洲游客人数的二分之一)。Expert Africa旅行社的克里斯•麦金太尔(Chris McIntyre)表示,2017年游客的增长势头有所加速(向他预订津巴布韦旅游行程的客户数量增长了37%),未来还可能以更快的速度增长。“在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以后,津巴布韦正变得更加被游客所接受。”他说,“就今年来说,前来咨询的客户与我们长时间讨论访问津巴布韦是否安全以及在道德上正确与否的次数变少了,而且这类谈话在时间上也比往年更短。”

除了对游客的吸引力上升以外,日益稳定的局势也促进了南部非洲其他地区的旅游企业加大对津巴布韦的投资。例如2017年4月,总部位于马拉维(Malawi)的Robin Pope Safaris收购了John’s Camp,后者是位于津巴布韦马纳波尔斯(Mana Pools)国家公园内的一个临时野营地,将其打造得更加豪华,也增加了长期设施(该营地以徒步观兽旅行而闻名)。将于2018年开始营业的包括万基(Hwange)国家公园境内的Verney’s Camp(其所有者也在博茨瓦纳境内经营野营地)以及属于总部位于南非的 Great Plains Conservation公司所属的三个新野营地。

圣赫勒拿

 

圣赫勒拿机场被称为“全世界最没用的机场”,直到去年10月才终于开始投入商用,英国政府为其支付的建设费用高达2.85亿英镑。对不可预见的风切变(wind shear)的担忧导致这座机场延迟了18个月方才启用,以供专家们判断机场跑道对于大型喷气式飞机是否安全。到目前为止,该机场仅提供一种航班服务——由南非支线航空公司(Airlink)运营的每周一次往返约翰内斯堡(Johannesburg)的航班——但即便如此,也已经彻底改变了圣赫勒拿对旅游业的认识,这是一座生活着不到5000位居民的岛屿。早前的游客们只能从开普敦(Cape Town)乘船而来,经历长达六天的航行,并且完全听命于航船的时间安排。现在数家旅游公司推出了2018年的旅行项目,主要内容包括徒步行走、野生动物、历史古迹以及最具特色的潜水活动。“作为‘大西洋上的科隆群岛(Galápagos)’,2018年圣赫勒拿应被每一位热爱冒险的潜水爱好者列入愿望清单。”Dive Worldwide的菲尔•诺斯(Phil North)说。“这里有原始天然、罕有人至的水下环境,在此生活的海洋生物种类多到让人惊叹,这里还有几处不错的沉船潜水场所。不过圣赫勒拿的最大亮点,还要数每年12月至次年3月在此聚集的鲸鲨群。”不过ITC Travel Group的詹妮弗•阿特金森(Jennifer Atkinson)提醒称:“每周一次前往圣赫勒拿的航班最多搭载78位乘客,因此最好早早订票。”

沙特阿拉伯

去年11月,沙特阿拉伯的官员们来到伦敦,在世界旅游交易会(World Travel Market)上搭起了展台,希望借此激起潜在游客对沙特阿拉伯的兴趣。这并不是沙特首次参展这个旅游行业的重要展会。2014年的交易会他们也参加了,旅行代理和旅游公司也再一次对沙特的展示内容表现出了巨大热情。沙特的旅游名胜包括位于玛甸沙勒(Mada’in Saleh)——这里被誉为“沙特阿拉伯的佩特拉(Petra)”——的古代纳巴泰(Nabataean)王国时期以岩石凿成的陵墓遗迹,托马斯•爱德华•劳伦斯(T.E. Lawrence)曾经穿越过的沙特西部如丘陵般起伏的广袤沙漠,以及遍布原始珊瑚礁和岛屿的漫长红海海岸线。沙特的旅游魅力是无可置疑的,不过有一个问题:目前沙特事实上并不允许游客入境观光。

终于,在经历了多次失败的尝试和不了了之的传言之后,这一状况似乎将在2018年迎来变化。担任沙特旅游和古迹委员会(Saudi Commission for Tourism and National Heritage)主席的苏尔坦•萨尔曼•阿勒沙特王子(Prince Sultan bin Salman bin Abdulaziz)宣布,沙特将于今年第一季度开始发放旅游签证。此举是为改变沙特国家形象所作努力的一部分,与此相关的举措还包括取消禁止电影公映的禁令以及允许妇女驾驶汽车。目前正在进行中的一项大规模开发项目将在红海岛屿上建设豪华度假村,但2018年最有可能吸引游客前来的还要数沙漠中的废墟和古迹——抢先探访这些几乎没有外来者涉足过的地方将令人无比兴奋。游客们必须自行决定在沙特旅行途中所应遵守的行为准则,这个国家糟糕的人权状况与外国游客所带来的自由化影响之间可能存在对立。

 

Steppes Travel的贾斯汀•沃特瑞(Justin Wateridg)对沙特将发放旅游签证的消息表示欢迎,目前他正在策划今年11月由专业人士带队的一系列旅行。2017年沃特瑞曾获特别许可,带领一队游客进入过沙特。“当时有很多事情都超出了我的预期。”他说,“但沙特给我留下的整体印象是热情好客和充满微笑的。”



塞舌尔

前往塞舌尔的游客人数自2010年以来增长了一倍,但飞往塞舌尔的航班数量仍很有限,大量游客只得经由中东转机。这种局面很可能将于今年3月改善,届时英国航空(British Airways)将启动运营英国与这个印度洋国家之间的唯一一趟航班,今年5月法国航空(Air France)旗下新成立的Joon航空公司也将开始运营巴黎至塞舌尔的航班。“无需再中途转机可能会吸引更多游客周游塞舌尔群岛,它由100多个岛屿组成。”ITC Travel Group的詹妮弗•阿特金森表示。

英国航空的塞舌尔航班通航时,德罗什岛(Desroches Island)上新建的四季酒店(Four Seasons)也将开业迎宾,这是一座偏远安静的珊瑚岛,从马埃岛(Mahé)乘飞机需要35分钟才能到达。新开业的度假酒店很可能将受到前来度蜜月的新婚夫妇欢迎——其71个套房和小别墅绝大多数配有私人泳池;并且全都可以直接通往岛上长达9英里的白色沙滩。

格鲁吉亚

旅游专家组对东欧旅游目的地的兴趣普遍上升,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和斯洛文尼亚都得到了专家组成员的提名。预计2018年格鲁吉亚的旅游业将迎来尤为显著的增长,因为该国将庆祝独立一百周年纪念日。过去从很多国家前往格鲁吉亚都要中途在莫斯科或者维也纳转机,但自2017年5月以来,格鲁吉亚航空(Georgian Airways)开通了每周两次从伦敦直飞第比利斯(Tbilisi)的航班,这被强尼•贝尔比称为是“真正的转折点”。“除了壮丽的山川风景之外,格鲁吉亚还拥有引人入胜的历史;阿拉伯人、俄罗斯人、波斯人、土耳其人、十字军骑士和丝绸之路的商人都在这里留下了印记。”贝尔比说道。去年夏季维兹航空(Wizz Air)开通了伦敦与格鲁吉亚西部城市库塔伊西(Kutaisi)之间的航班,这使旅行者们可以由陆路从第比利斯到库塔伊西,而无需原路折返。2018年,维兹航空将进一步拓展航线网络,开通库塔伊西与巴黎、巴塞罗那、罗马之间的直飞航班。“即便你不是铁杆背包客,也能尽情感受高加索地区的美。”Steppes的贾斯汀•沃特瑞说,“白天徒步行走在白雪皑皑的山峰之间,间或停下来享受奢华的野餐,或者探访酒庄、古老的村落以及教堂。”

第比利斯甚至正在成为周末文化之旅的目的地,得益于这里的现代艺术博物馆,蓬勃发展的画廊行业,8000年历史的酿酒传统和以烤肉、胡桃、沙拉和橄榄油为特色的饮食文化。

加拿大

虽然冒险的、人迹罕至的地区容易给人带来强烈刺激,近年来的一大趋势却是回归那些“避风港”式的旅行目的地。加拿大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2017年围绕独立150周年纪念日举行的活动推动了其旅游业增长。“2017年我们公司前往加拿大的客户人数增长了一倍,这些游客绝大多数选择去英属哥伦比亚省(British Columbia)探寻野生动物和荒野。”Steppes的贾斯汀•沃特瑞说。

 

Butterfield & Robinson公司的诺曼•霍韦(Norman Howe)赞同地表示:“英属哥伦比亚省既有惊险的海岸线,也有高耸的山峰和纯净的旷野,此外还拥有世界级的宾馆、大型动物以及一系列能让你深入体验户外世界的活动。”Hastings Overland是新成立的户外活动运营商之一,于2017年6月开始营业。该公司对外出租配有车顶帐篷、定制后背门厨房以及野营用具的吉普(Jeep)四轮驱动车。客人自己驾车,但都收到了按其要求专门设计的旅行指南,引导他们前往遥远的景点和露营地。Ecotours BC则提供了一种新的水上帐篷小屋,位于克内尔湖(Quesnel Lake)旁灰熊王国的腹地。到了3月,滑雪者们可以参加由Kicking Horse Powder Tours公司运营,由绰号“飞鹰”的滑雪运动员埃迪•爱德华兹(Eddie Edwards)带队的独特旅行,内容包括在踢马山(Kicking Horse)滑雪,以及在卡尔加里(Calgary)跳台滑雪。爱德华兹曾于1988年在卡尔加里参加奥运会跳台滑雪比赛。



玻利维亚

玻利维亚得到了旅游专家组成员诺曼•霍韦、汤姆•马钱特(Tom Marchant)和贾斯汀•沃特瑞的提名。这个国家现已从背包客的旅行目的地,逐渐转变成为既能提供奢华享受,也能让人领略超凡脱俗的自然风光和安第斯山地区文化传统的地方。在最新一部《星球大战》(Star Wars)电影结尾场景中出现的令人惊叹的乌尤尼(Uyuni)盐沼将有助于提升玻利维亚的形象,不过令旅游公司更感兴奋的是一系列短期营业的奢华露营地,游客借此可以用更加时尚的方式感受玻利维亚。Steppes的贾斯汀•沃特瑞推荐了一条陆上旅游路线,利用新露营地从拉巴斯(La Paz)经陆路前往智利的圣佩德罗-德阿塔卡马(San Pedro de Atacama),绕过玻利维亚的最高峰萨哈马(Sajama)。Black Tomato的汤姆•马钱特则力推拉巴斯自身的魅力,这里一度曾因混乱的交通和无序蔓延的贫民窟而闻名,现在则已成为美食之都。“靠着新鲜得令人难以置信的原料,例如来自热带亚马逊地区的鱼类以及高原上自然冻干的马铃薯,拉巴斯已经成为了孕育烹饪人才的温床。”马钱特说。

上一篇:中国春节长假将至 马来西亚料迎20万中国游客
下一篇:港媒:中国游客成全球旅游业金主 消费是美国人2倍

分享到: